www.5734.com www.6969.com www.5648.com
当前位置: 博天下论坛 > www.8493.com > 正文

张必良:赢在转折点 要做世界第一

更新时间:2018-01-27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张必良教授

世界名校生归国创业记

创业城市:广州

大洋网讯 中国正处于第三次留学生“归国潮”,越来越多的世界名校生回国就业、创业。他们中,有的是一毕业就选择回来;有的是卖了在国外的房产,拖儿带女回来;有的是放弃了美国国籍,回来创业……有人说,在国外的生活工作,一眼能看到头,丹阳新闻热线;有人说,中国的机会越来越多,回来是理所当然……广州日报即日起关注回国创业的世界名校生,记录他们别样的人生。

张必良顺利让基因沉默技术从“实验室”走向了“市场”,建立了国内首条寡核酸cGMP生产线,填补了国内空白。他将200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克雷格·梅洛(Craig C.Mello)的技术引进了企业,成为第一位走入广州民企的世界级科学家。

“中国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上。于我而言,可能属于赢在了转折点。”坐在位于广州科学城的办公室,归国创业十多年的张必良用这样一句话描述自己的人生路径。

远离广州中心城区20多公里的科学城,是张必良归国创业的起点。如果不是仔细的介绍,鲜有人知这家隐蔽在静谧创业园区的企业,是我国核糖核酸(RNA)领域的龙头企业,而身边路过的这位身材高大、头发花白、气质儒雅的创始人,正是我国“重大新药创制”科技重大专项总体组的专家。

非常规学霸路线

对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张必良来说,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出国求学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那时候,公派留学的名额非常少。

毕业后分配到浙江师范大学任教三四年后,张必良申请到了留美学校和奖学金。他不得不辞去大学的工作。

张必良记得,1988年出国时,当时在国内想要看一本世界顶级的学术杂志,一般要滞后一年时间,而且最终看到的还是影印版。实验室设备国内差得更远。

张必良的专业是有机化学,时间基本上都在实验室或图书馆度过的。

张必良深知,虽然自己的化学专业不错,但英语是软肋,他上大学时,外语学的是日语。“当时上大学时,连26个英语字母都认不全,出国留学美国,全靠自学英语”。更何况,那是交叉学科大发展的时代,产生了大批的专业单词,很多在中文里根本找不到对应的词。

读博的五年时间里,张必良全身心投入学习,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做了多少实验。那时候,在哥伦比亚大学,博士五年必须毕业,否则就拿不到学位。而真正能顺利在五年毕业的学生,其实一半都达不到。而张必良却在4年时间发表了4篇高级别学术论文,提前了半年毕业,是当时同届学生里唯一一个提前毕业的。

进入诺贝尔奖得主实验室

张必良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时,他看到媒体上对198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托马斯·罗伯特·切赫的报道。那个时候,核糖核酸(RNA)的研究刚刚兴起。“想着能去他的实验室做研究多好,我想用我的化学知识,去做RNA的研究”。

上世纪90年代,美国学术界兴起一个新的名词,叫化学生物学。于是,张必良把自己的研究投向生物学领域。那时候,想去托马斯实验室的人,都是有志于去大学做教授的。这是不少人的梦想。竞争也相当激烈,都是当时世界一流的博士生,还有不少是带着科研基金的。

转入RNA的研究

张必良是名副其实的学霸,学科成绩是全A,博士期间的研究成果也非常突出。后来,经过严格的面试,进入这个二三十人的顶级科研团队。后来找工作时,导师切赫教授给他写推荐信时的评价是:“稀有的科学家”。既有很好的化学背景,又能进行RNA生物学研究。

“要想在美国学术界‘闯荡’开来,主要靠实力和是否有高水平的论文。工作之后,要看有没有科研资金。”奠定张必良之后研究方向的一篇论文,就出自这个实验室。张必良这篇博士后论文是在《自然》杂志上发表的,它用化学的方法来研究RNA。

“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领域。研究生命进化,是先有蛋白还是先有RNA。我们想知道,在没有任何蛋白的情况下, RNA是否催化合成蛋白。我要用体外实验去证明,RNA是不是可以催化蛋白肽键的合成。”张必良现在说起这个实验来还津津乐道。

张必良的回国,与RNA研究的突破性进展关系巨大。1998年初,张必良去麻省大学医学院应聘,与后来的诺奖得主克雷格·梅洛面谈,后来与克雷格·梅洛成为同事。他当时刚提交他们的一篇论文,是有关长双链RNA可以抑制基因表达,也即RNA干扰技术,克雷格因发现RNA干扰现象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。

40岁时想法不一样了

张必良看到了RNA干扰技术在市场上的广泛前景,萌发了回国创业的想法。从2000年到2004年之间,张必良来广州参加了多次留交会,发现国内变化非常大,市场有很大需求。

张必良说:“虽然外人看起来,当时在美国生活很稳定,但压力也很大,从技术、人脉、资本上来说,我并没有太大优势。”张必良觉得:“那时候已经40岁了,要做一个选择。当时就考虑,如果到了50岁,就更没精力了。”

“有一次在纽约我和我的导师出去,看到路边的乞讨者。他就对我说,他们拿着帽子在讨钱,我们是拿着计算机在讨钱。但当时我没有感受到。到40岁的时候,我重新理解了他这句话的含义。”

他还记得,广州那时候比较早就成立了一个留交会,当时的科学城还是一片农田。

回国创业对张必良来说,是一个重要抉择。2003年中科院广州生物研究院成立。同年,非典暴发,张必良那时正在广州,与他人合作开展用RNA干扰技术杀死SARS病毒的研究。

当时张必良发表了全世界首发的将RNA干扰技术应用到SARS病毒的论文。他们的研究结论是,用siRNA可以抑制SARS病毒的复制。因各种原因,当时并没有用RNA干扰用于治疗非典药物开发。不过这让张必良更坚定地看到RNA干扰技术的应用前景。他放弃了在美国的工作,启程回国。

对话

卖房挺过难关

广州日报:你现在如何在技术上保持站在研究的尖端?

张必良:我回来是想推动这个行业。目前,RNAi的药物研发在中国的发展还刚刚起步。

根据我本人还有世界权威人士的预测,核酸技术会成为下一代新的治疗技术。这是毫无疑问的。而且越来越多的药物都会与RNA相关,它会作为一种靶标和药物。

广州日报:回国之后的创业顺利吗?

张必良:对RNA干扰技术来说,我是走在前沿的。最初回来时想做药物。但当时要融资非常困难。那时国内资本主要还是集中在房地产、IT行业。大家都觉得生物制药投资大、周期长、风险高,所以受到了冷遇。

当时有很多政策和法规上的约束。比如,当时国内做的都是仿制药,一个创新药临床研究申报获批可能要等3~5年,假设要开发一种新药,可能我们还没进入临床研究,人家都已经上市了,所以投资人也不敢进。

广州日报:当时创业艰难有没有后悔过?

张必良:我从来没后悔过。既然做了,就要坚持下去。我当时想,我的公司要生存,制药这条路走不通,该怎么办?

非常幸运的是,这项技术可以为科研服务。我们生产化学合成的小干扰RNA(siRNA)试剂,然后把它提供给科研机构。后来,我们的市场打开了,试剂慢慢取代了进口试剂。目前,全国只有两家企业生产这种试剂。

当时我们回来时,发现所有的试剂都依赖进口,国内多是外国的代理商。

我们当时的目标就是质量一定要有保证,而且要比国外的试剂做得更好。我觉得公司要生存,一定要有造血能力。生产科研试剂,是我们中短期的目标,不断在开发新的科研试剂,取代国外,并且开发国外没有的,推动我们的科研水平。

我希望在RNA领域,把科研试剂做到全世界第一。现在非常有信心。从今年开始,在科研试剂这一块将进入国际市场。

广州日报:回国创业最艰难的时候是在哪一年?

张必良:最艰难的时候是2007年左右。当时公司已经经营了三年还没有盈利。第一个投资人要撤资。当时我面临抉择,要做下去,就需要资金。

那时候小孩子在国外,慢慢也长大了。我希望他们能回国学一点中文。所以我就把美国的房产全部卖了,全部拿来继续做企业,就靠着这个挺过来了。

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

广州日报:这是否有违当时的初衷?

张必良:我所做的还是核酸技术,积累了很多人才,十几年接触下来,没忘初心。

这些年来,我们建成了首条寡核苷酸原料药cGMP生产线。主要给药企提供原材料。目前是全国第一家,也是唯一一家。

我们从2012年开始,组办了广州核酸国际论坛。会邀请世界上在核酸领域顶级的科学家、企业家来参加。希望能提供中国年轻科学家一个交流平台,推动核酸技术在中国的发展。

广州日报:为什么回来没选择到高校任教?

张必良:我做了这么多科研,积累了那么多经验。希望能把科学家的技术尽快转化。如果产业不做起来,没有资金支持,科研就成了空中楼阁。当然,国家需要有最领先的科研团队从事科学研究,但这应该是少数,大多数的科研要面向的是市场和需求。

我对世界这一行的发展非常了解,站在世界前沿。我看到,2008年~2010年,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及技术本身的不成熟,在美国很多基于RNAi(RNA干扰)技术的企业破产。但到了2017年,基于RNAi技术药物完成了三期临床研究,并且效果很好,今年上市。这对整个RNAi技术是一个很大推动。

现在中国生物医药发展也很快,很多海外归国人才从事生物医药领域,下一个十年,一批成功的生物医药将会诞生。

广州日报:能坚持在这一领域精耕细作的原因是什么?

张必良:虽然坚持下来,还是不容易的。因为我从事的是自己熟悉和喜欢的事业,我觉得自己能做好。这个企业已经坚持了十多年,虽然小,但比较稳固,比较扎实,我现在就考虑如何做大做强。

回来之后创业,走得非常踏实。人生也好,企业也好,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。我感觉自己非常踏实,所以我看得很清楚,我的企业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张必良

张必良,1960年生,广州市锐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,2010年入选“千人计划”创业人才,“十二五”国家“重大新药创制”科技重大专项总体组专家成员。1990年获美国Fordham大学硕士学位,1994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,拥有发明专利32项,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。

张必良2004年回国创业,研发出了数十项核酸新产品和新技术,突破了国际专利的技术垄断,在世界上率先开发出实验动物用的miRNA类似物、基因沉默技术绿色生物农药和基因检测等创新产品;完成了亚洲第一个人类全基因组siRNA文库。

文、图/广报记者杜安娜